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无题


Tommy/Gibson(Philippe)

很久没动笔因为已经是一条咸鱼了。和朋友二刷之后实在没办法接受“吉布森”小天使的结局,“如何HE,唯有AU”,只能提笔写下这篇无题无脑无情节的文来取悦一下自己

希望没人看到这篇文章,因为这暴露了才思枯竭的我写出来的东西会有多无聊


【正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Tommy变得沉默寡言,他不爱说话更不愿社交。他像是孤独徘徊在世界之外的游魂。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挥手向父母告别,一个人踏上了开往大学和新生活的火车。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望向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意味着家越来越远,离未知越来越近。前方是光明还是黑暗?Tommy抿了抿嘴,把所有的不安咽了回去。

Tommy的室友叫Alex,Alex不会强迫他和自己出去玩或者进行其他一些“无意义”的社交活动,Tommy对此很满意。他们只保持日常的一些问好和必要的交谈,有时Alex的一些幼稚自私的行为会让他难以忍受。总体来说他们就像两颗在各自轨道上行进的行星,也许会相遇,但永远有距离。
文学课上有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从来不和别人交谈,他只是安静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大家私底下都叫他Gibson。有时会有大胆的人过去想和他搭讪,但他都只是冷漠地看了一眼来者,然后就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那写着零零散散英文单词的笔记本。
他唯一一次主动与人交往的对象是Tommy。那天Tommy来迟了,只好坐在Gibson旁边,虽然位置偏僻但还是能看清黑板的。他坐下时礼貌性地朝身边的Gibson笑了笑,意外之外的是Gibson用一个微笑回应了他!他看到了Gibson笑起来露出的牙齿,“珍珠在他口中。”Tommy想起了这句话…老师开始讲课了,他赶紧回过神来准备记笔记。可是…笔呢?他慌张地搜遍整个书包都没能成功地找到一支笔…都怪自己今天早上起床迟了出门太匆忙,居然连笔都忘记带了!他皱着眉头,有些懊恼地继续听着课,想要尽可能记住教授说的知识点。
一支笔递了过来。是Gibson?!
Tommy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笔,说了声谢谢。随即他发现Gibson桌前除了笔记本之外空空如也,他并没有教材。
“你要和我一起看这本教材么?”Tommy试探性地问了一句。Gibson看了过来,Tommy从他清澈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善良的心,同时也让他想起了神秘蔚蓝的海洋,像是藏着无限的忧伤和寂寞…
Gibson像是没听懂似的愣着,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往Tommy的方向挪了挪。
渐渐地这成为他们之间的“约定”。每次Tommy都会坐在Gibson的身边,和他看一本教材。Gibson也依然不说话,只是有时放在Tommy位置上的饮料无声地表达着他的感谢和信任。
日子就这样不慌不忙地,在沉默中前进。
文学课的教授忽然要求每个同学找到自己的学习搭档,以此促进课后阅读的交流和讨论。Tommy不知道怎么办,他和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交集,和Alex的关系虽然过得去但是他在心底觉得两人不是一路人还是保持距离为妙,况且Alex也有更要好的朋友。Gibson的话……Tommy看向他,果然,他像平时那样低着头,周围的一切都影响不了他…
“喂Tommy!你不会要和那哑巴组队吧!你的平时分还要不要了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ex在教室的另一边冲他大喊,他的朋友也看着Tommy大笑着。
“住嘴Alex,他才不是哑巴!”
“难道你听过他说话?他不是哑巴是什么?”
“告诉他们你不是哑巴!”他对Gibson说,“你说话啊!”后者还是不出声地盯着他,虽然眼神快速掠过一丝恐惧。

Tommy背着书包在校园里闲逛,刚才发生的事情仍困扰着他,自己就像闹剧中的小丑,被嘲笑被误解,虽然真正被针对的对象不是他,但Gibson就像处在台风的中心,即使周围一片狼藉,他所处台风眼中的世界还是风平浪静。
他为Gibson感到不值,善良的人不应该沦为他人的笑料。
午间的金色铺在校园的草坪上,他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躺下,好让自己放松一下,远离烦心事。但忽然,远处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有些凌乱的黑卷发像是被面纱笼罩,衬托着他的神秘。
这不正是Gibson么?
此时的他正盘坐在草地上,抚摸着在他腿上休息的雪白兔子,还有几只正围着他,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中的兔粮。Tommy承认自己有些看入迷了,在微风和阳光中安静地喂兔子的画面就像油画那么美好,还是一幅旷世巨作。
“Gibson?”虽然这不是他的名字,但Tommy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他忍不住走上前想要和Gibson打招呼。
兔子察觉到有人接近,慌张地躲进了Gibson的怀里。他回过头发现了Tommy,他朝来者露出了微笑。
“嘿你在干什么?”
依然只有沉默回应着他,但Tommy不打算就此放弃。
“我叫Tommy!”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Gibson看起来像是被吓到了。过了一会他才支支吾吾地说:“瓦……系……”
“什么?对不起我没听清…”
Gibson的脸已经变得通红,不知道是着急还是害羞。他叹了口气,开口说出的却是流利标准的法语,“Je suis français.”
太好了他不是哑巴!这是Tommy想到的第一件事,远在他想起多年前学的法语基础。“Quel……Quel est……”
还没等他把一句话完整地憋出来,Gibson已经笑着握住了他的手。他笑得是那么开心,像居住在深海的人鱼第一次见到耀眼的太阳一样。
他用蹩脚的,充满法国风味的英语说,“I'm Philippe.”
End.

评论(12)
热度(22)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