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A thousand years 之亚梅游记 Chapter6 有你足矣

ps.这一章选择瑞士是因为看了抖森的夜班经理那家在瑞士的酒店,独立于尘嚣之外。我在脑海中脑补出在那片星空下发生的各种浪漫故事,再者就是我喜欢这种感觉,看着白茫茫的世界,穿着厚厚的衣服还有围巾,身边只有自己最爱的人。
难得的晴天,不少人都在大街上闲逛,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阳光。
但他们仍窝在酒店的床上。
梅林的呼吸还有点不规则,时不时伴随着几声抽泣。他似乎已经没有力气睁开那红肿得不像话的双眼。身旁的金发男子宽厚的手掌正摩挲着他的肩膀,仿佛像他最坚固的盾牌,在巨大的悲伤面前给他一丝坚强。
亚瑟看起来很憔悴,脸色甚至有些过于苍白。他们一晚都没睡。梅林似乎从昨晚的舞台剧后情绪崩溃,一千多年的委屈和悲伤决堤而出,他差点哭晕在亚瑟的怀里。后来亚瑟几乎是把他提回酒店的。他感到了一丝恐惧,不仅是因为梅林的反常,还有旁人那怪异的眼神。毕竟他还只是个有些保守的古代菜头。
回到酒店后,他们俩的身份似乎已经对调了,亚瑟才是梅林的仆人。他小心地把梅林放在床上。此时梅林哭得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狠了......他蜷缩在床上。虽然他们待的时间不长,但白色床单上却神奇地有着亚瑟身上的味道。这味道让他安心,让他切实意识到”Arthur is here”的事实。他把头埋在枕头上,贪婪地把亚瑟的味道吸进身体里。但伤心的感觉并没有因为这爱人的气味而消失,心脏感受到一阵阵剧痛,那痛感逐渐扩散到四肢,到大脑......梅林四肢无力,连动一动的力气和欲望都没有。他甚至已经没办法正常思考问题了,或者说连思考也无法进行。他静静地看着亚瑟在忙来忙去,学着他以前伺候他的样子,给梅林倒水,洗漱更衣,为他关灯,盖好被子.......
在黑暗中,梅林感受到身旁的床缓缓地陷了下去,一股温暖的气息瞬间包围了他。多么美好啊,可是又能持续多久?梅林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漫长的时光的确会改变一个人,也许会让人更加坚强,但它同时也会让人更加小心翼翼,更加害怕失去。
在哭泣中他感受到身旁的人环上了他的肩膀,用带着节奏轻拍着安慰他。梅林忍不住往他的方向靠近些,把头埋在了他结实的胸脯上。他听到了亚瑟的心跳声,有些急促,却让人感觉到有力,还带着几分温柔。
“Merlin,I’m here now……”
“It’s okay.I’m here.”
“I told you,no man is worth your tears.Not even me……”
“I’m sorry .”
“I love you!”
……….
“你还记得雪的样子么?”梅林坐在床沿,望着外面的艳阳天。
“记得啊!我们俩被冻得两颊通红哈哈哈哈哈哈!不过白白的真的很好看!”
“想看么?”
亚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他们用最快速度购置了一些厚衣服和一些登山装备,虽然不知道用不用得上,便启程前往瑞士了......
他们几乎把一整天都浪费在了赶路上,但却没有一点抱怨。两人挤在向导的汽车后座。这狭小的共同空间正是他们需要的。不需要言语动作来说明他们的享受,享受和对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即使无所事事却也算不上浪费时间。
……..
当他们还没来到目的酒店时,天已经黑了,他们没办法继续上山,所以只好呆在山脚的休息中转站中。
说是休息站,其实只是一个小木屋。屋内面积不大,而且只有他们俩,向导和守屋人,但因为提前打了招呼,屋中已经燃起了一堆火,这让屋内和外面的低气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Awww! I miss this! The old way!比那些什么暖气好多了!”
……..
向导和守屋人已经沉沉睡去。屋内安静得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和木柴被烧得噼啪作响的声音,还有两颗越跳越猛的心脏。
他们都没有睡着,甚至可以说,他们并没有闭眼尝试去睡着的企图。
梅林的双眼依然红肿,火辣辣地疼,再加上体力有些透支,他只需稍稍闭眼就能立马睡着。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一直努力地睁大眼睛,看着睡在他对面的金发男子。此刻月光透过窗户照耀在他的金发上,被窗外的白雪映衬着,徒添一分孤独。这让他看起来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他的确来自一千多年前,但在月光下,他更像是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个体,不属于过去,更不属于未来,只是像被困在此时此刻的孤魂。
亚瑟也在看着梅林。梅林处于暗处,所以根本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甚至他准确的位置亚瑟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但他能感觉到他的manservant在哪,他的destiny肯定也在看着他。
这一种默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在最后对抗莫嘉娜的战斗中,他能感受到梅林有危险,梅林对他的告诫,还有没说出口的担心。即使梅林一开始并没有随他去战场,但他并没有真的怪罪他,相反,他感觉梅林是为了帮他,他是个勇士。
……….
他们几乎把一整晚都用在了注视对方上,但彼此都没有说一句话。
天微微亮了,初升的太阳照耀在白得毫无瑕疵的雪地上。当他们走出小木屋时,扑面而来的冷空气简直像把刀一般划过他们的脸。
“Arthur,把这个带上吧。”梅林从背包里抽出一顶有些旧的毛线帽,“起码能保暖,虽然作用不大。”
亚瑟笨拙地把那顶帽子戴上,但天气真的是太冷了,他有点吃不消,便贴近了梅林。他很好奇为什么梅林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冷,是因为魔法么?魔法取暖似乎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梅林微微低着头,认真地跟着向导走。亚瑟忽然想起有一段时间梅林不爱戴口水兜,那诱人的脖子如今却被厚厚的衣服和围巾遮住了。亚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把手伸向了那诱人的区域!
“What are you doing !!!!!”梅林几乎像个兔子一样跳开,留下亚瑟自己在原地哈哈大笑。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估计亚瑟这爱恶作剧的恶趣味是永世不变的了.......
他们和向导告别后,坐上了去酒店的缆车。游人很少,他们几乎是独霸了这窗外的所有美景。拉着自己最爱的人的手,一起站在缆车里看冰天雪地,心中不论有什么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酒店不算大也稍显冷清,除了一些定期来避暑的有钱人之外鲜有人来访。在这工作的人一定拥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耐得住寂寞的人。平日没有顾客的时候他们会干些什么呢?相约去滑雪?一起聊一些过去的事情?还是喝着伏特加威士忌,看着星空,想着远在天边或者不在人世的爱人?
每一层就只有两三间客房,装修设备也几乎是一摸一样的,但那开放式浴室倒是让他们有点羞涩。虽然以前都是梅林伺候他洗澡,但当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是master&servant了,他们已经算得上是lover了吧,这一切都变得有点难为情。
“Merlin!你都没跟我跟我说过你这些年遇到的趣事呢!”亚瑟躺着那偌大的床上说。这床真的很大!比他们过去几天住的酒店的床都大!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和梅林在这床上滚来滚去。Wait!!和梅林??滚来滚去??!!!亚瑟一下子坐了起来,正经地坐着,害怕被梅林发现自己这龌蹉的想法。
幸好梅林没有发现,他依然兴致勃勃地亚瑟说他遇到的故事,他早就想和亚瑟说了,但又担心这菜头不感兴趣。他把那天之后的旅程一五一十地全说出来了......
他回到了Camelot,但再也没有抛头露面,只是把自己锁在寝室里。跟着Gauis学习医术,顺便学学更高阶的魔法,偶尔晚上偷偷溜到议事大厅,久久地盯着那久无人坐的王座。有的时候他还会坐在gwen坐的皇后的位置上,想象这亚瑟就坐在他身边。所有人对他俯首称臣,所有人都知道梅林才是亚瑟最爱的人。每到忌日梅林还是会穿上斗篷披风,去阿瓦隆湖畔呆上一整天,不吃不喝……后来Gauis也不在了,他便立即收拾行囊离开了camelot,再也没回去过……他陪伴他母亲直到她去世后,他就在阿瓦隆湖畔安了家,但他总是去流浪旅行,带着他饱经风霜的心,和逐渐衰老的脸庞.......他提到了那残忍的一战和二战,痛斥战争的不必要性和残酷,还有那些遇到过的各式各样的有趣的人…….
亚瑟一直听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以往的不耐烦,时不时还要提问几个问题来表明自己在很用心地听。
等到这“故事会”快结束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们决定下楼活动一下,顺便找点吃的。
他们下楼的时候正巧遇到员工们在聚餐。因为他们是目前唯一的顾客,酒店的员工们都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吃饭。这并不算什么大餐,但也算十分丰富的了,有菜有肉,还有酒........
晚饭结束后他们全都聚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聊天。因为大堂很小,所以沙发自然不算大,大家都挤在一起,但却没有一点私人空间被侵占的感觉。
“你们是情侣么?”不知道是谁向他们提出了这个问题,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好奇心,“你们是怎么走到一块的?”
“我们在彼此最美好的年纪相遇,但因为这个prat我们错过了,又因为我,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很多年的相处时光。”全场都忍不住“awwww”了起来,“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亚瑟在梅林身边听着他对他们感情历程的概述。没人知道亚瑟此时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有幸福,有后悔,有失落,还有不舍.......
他们聚会结束后便各自散去了,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或者回自己的员工房间休息。两人被酒精弄得有点晕晕的,他们手拉手走到了酒店外的平地上。外面的天空一片漆黑,星星像撒在一块黑布上的钻石般耀眼。月光倾泻在远处的雪山,脚边的白雪。一点声音都没有,轻轻的风声,呼吸声,心跳声……看着这般寂静的美好能让人平静下来,能很好地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内心的渴望,还会让人不知不觉地落泪。
“Merlin.”
“你会随身带着我送给你的那件礼物么?”
“你是说你母后遗物那件么?”梅林笑着从围巾里抽出那被做成项链的徽章,“我一直随身戴着呢。”
亚瑟笑着,抚摸着那带有梅林体温的项链,很久才开口.....
“嗯.....merlin.....我刚刚听pete说…..英国是不是......额……允许两个男人结.....结婚了?!”
“Yes.”梅林依然沉浸在这星空雪景中,丝毫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还没意识到亚瑟下一步的行动。
“Merlin…..”
当梅林缓缓转过头看亚瑟的时候,他已经单膝跪地了,手里拿着他日常戴的,那属于他母后的,那枚戒指。
“我不介意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重婚罪,我不会因为我们是否能共享天伦之乐而退缩,我甚至清楚地认识到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即将结束,但这一切都不能,不再能成为阻挡我爱你的决心,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决心…..”
“Take it …….and just be my…..eh…..husband…..”
梅林说不清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快乐,开心到可以直接飞上天多一点,还是有个深爱他的男人在向他求婚觉得好笑多一点.....
“It feels so weird …..but I’d say yes…..”
亚瑟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他简直像把梅林横抱起来,然后再顺势来个深吻!但他觉得这实在是太奇怪,太gay了.....所以他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梅林。当他感觉到梅林边笑边哭,眼泪打湿了他的衣服时,亚瑟终于隐藏不了自己的激动了,用曾经他和梅林唯一一次拥抱那个姿势抱住了他,鼻子蹭着他的耳后,忍不住哭了.....
最后,他们还是没浪费那张大床。即使彼此毫无经验,但他们还是度过了一个完美又刺激的夜晚。
TBC

评论(4)
热度(13)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