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Passenger

你是我生命中的过客,却是我最重要的人



                               (一)


【七岁】

    亚瑟乖乖站在母亲的棺材前,看着牧师不断张合的嘴,他却听不清牧师的悼词。

    今天是他母亲的葬礼,他温柔又美丽的母亲离他而去了。

    他转头望向父亲,乌瑟失去了平日的威严,像是一夜之间衰老了二十岁,在好友盖尤斯的搀扶下才勉强站得稳。在转头看向莫嘉娜,可怜的姐姐已经哭得快要晕过去了。

    但亚瑟没有哭,他和父亲姐姐一样伤心欲绝,但他告诉自己绝不能哭。因为母亲曾经说过不喜欢他哭,要他成为小男子汉。所以他双手紧抓着衣服下摆,紧咬着牙,继续看着牧师。

    忽然,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他头发漆黑,如同自己身上的丧服,神秘又忧伤。他看上去不是来参加葬礼的,也不像是来给先人扫墓的,因为他正看着亚瑟,目不转睛地盯着。

    由于距离太远,亚瑟看不清那男人的五官,但亚瑟知道他在看着自己,而且是很哀伤地看着。

    他不禁打了个冷颤,自己不会是被什么恋童癖变态盯上了吧......

    这时,牧师完成了祷告,是时候和黑色棺材里的母亲说再见了,从此她就活在照片和大家的回忆里了。亚瑟不再留意远处的那个男子,默默地将母亲最爱的百合花放在了棺盖上,专心致志地想着没了母亲的将来会是什么模样…..

    葬礼结束后,大家聚集在亚瑟家里聊天,希望能以此熬过这糟糕的一天。

    可亚瑟并不想待在屋子里,不想用“社交”来麻醉自己。用社交麻醉自己这说法出自这个七岁的小毛孩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但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坐在屋外院子的长椅上,百无聊赖地踢着腿,东张西望消磨着时间。出乎意料的是,亚瑟现在并没有刚刚在墓地时那么伤心,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像是少了什么。他在想这是不是就是大人口中的长大了....

    “你….你还好么?”

    亚瑟循声望去,是刚才在墓地见到的那个男人,正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他穿着很奇怪的衣服,不像亚瑟见过任何一种的现代着装风格,更像是中世纪的?还有那调皮的红色口水兜。哪个成年男人会戴口水兜?亚瑟心里暗暗嘲笑着他。

    “我?我没事啊。”

    那个男人走到他身边,无声地询问着自己能不能坐下。亚瑟向来对陌生人十分抗拒,甚至抱有敌意,更不用说是个疑似变态的男人。但不知怎么搞的,他往一边挪了挪,好腾出位置让这个高挑却瘦削的男子坐下。他真的好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亚瑟仔细端详着这个坐在他身旁的男人,他意外有着与温柔相貌不符的灰蓝眼眸,是那种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悲伤和沧桑的那种。

    “关于你的母亲….我很遗憾…….”

    “没关系。啊我的意思是….”亚瑟抬头看了看他,对方一副聆听的神情,他便继续往下说,“母亲生病了好久了。医生早就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那么突然.....”

    黑发男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搭上亚瑟的肩。

    “我在葬礼上看到你的表现,你看上去是个很坚强的孩子。”

    “因为妈妈说我是她的骑士!骑士是不能轻易哭的…我要当个男子汉!”

    亚瑟看到那个男人笑了,但奇怪的是,他看上去还是那么悲伤。

    “那你比我坚强多了。”

    “哥哥你.....你也失去了深爱的人么?”

    亚瑟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问会令这个男人瞬间浑身僵硬。他害怕自己不小心冒犯了别人的隐私,赶紧想要道歉。

    但那男人开口了,“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我不像你,我哭得可凶了。”

    “No man is worth your tears!”

    那人温柔地笑了笑,“你跟他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嗯?”

    “啊不好意思......我是说,他也说过这句话。可在我看来啊,他永远是个例外.....”

    他看着亚瑟茫然的神情,微微笑了笑,“你长大后便会懂了。”

    ………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男人的悲伤传染了,亚瑟竟然有点想哭。也许是这个安静的男人让他想起了母亲生命的最后几天,半躺在病床上的她伴着橘红的夕阳,美得像幅画,充满了生命与死亡的矛盾色彩。又或者只是他打心底信任这个陌生男子,相信自己可以展露自己最柔弱感性的一面。

    那男人仿佛会读心术,“哭吧,哭出来会好受点的。我想你母亲是不会生气的。”

    然后亚瑟真的哭了起来,一边感受着那男人轻抚着自己的背以示安慰,一边嚎啕大哭…他只是刚失去母亲的七岁小孩,这是他宣泄情感的最佳方法。

    他一直忘我地哭着,不理会自己的哭声会不会惊扰到同样伤心的家人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过路人。而那个男人一直坐在他身边陪伴着他........

    直到客人们陆陆续续地从屋子里出来钻进自己的汽车时,亚瑟才发现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我该回家了,爸爸待会要是找不到我会担心的!”亚瑟擦擦眼泪站了起来

    “嗯。”那男人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个像是徽章的东西递给他。“这个送给你……它原本属于一个伟大的国王,我认为你足以当它的主人。希望它能在往后的日子给予你力量和勇气,成为一名行走于现代社会的优秀骑士吧。”

    “谢谢你!”亚瑟接过这个红色徽章,上面还有一条金色的龙。“和我的发色很衬啊!”

    男人温柔地笑了笑,“是啊,跟太阳一样耀眼。”

    亚瑟与他道别后,紧紧握着徽章往家里走去。快走到门口他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呢!亚瑟赶紧转头看他还在不在,还好那男人还呆呆地站在原地。

    “我差点忘了问!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足足等了一两分钟,那男人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I'm Merlin.”



评论(2)
热度(38)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