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Passenger

                                (二)

【十八岁】

    亚瑟站在母亲的墓碑前,看着照片中微笑的她。

    “妈妈我今天18岁了。”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每年生日都会准时到墓园向母亲“汇报”自己又长大了一岁。

    “您的儿子已经成年了!”他笑着说道。

    亚瑟不再是从前那个佯装坚强的小孩子,他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了,还是极具骑士风度的那种。再加上他英俊出众的样貌和高大魁梧的身材,走在路上的回头度高达200%!更别提他在校园的受欢迎程度了,甚至已经有人在私底下称他为王子了。

    不远处正在进行着一场葬礼,黑压压的一片人。

    他有点不想继续呆在这,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不想被勾起关于葬礼的不好的回忆。晚上还约了高文他们一起去庆生呢....

    莫嘉娜此时正在与自己相隔好几个小时车程的城市念大学,且她的论文提交日期临近。在和亚瑟的通话中足足抱怨了十几分钟才跟他说成年礼物不会少的,过几天就寄回来给他。而乌瑟,他的父亲,自从爱妻去世后就变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亚瑟能在睡前见他一面已经算得上幸运了。操办自己的成年生日宴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也许亚瑟明早会在饭桌上发现一沓钞票。上面还有一张写着“生日快乐”的小便签......

    在与高文会合前自己得先回家洗个澡顺便换一身衣服。亚瑟一边往墓园口走一边为今晚的活动做打算。

    忽然,他停下了脚步,直直地盯着人行道上的身影。

    那里正站着一个身穿红色运动外套的男人,而他一头乌黑浓密的卷发将亚瑟的思绪带回七岁他们相遇的那一天…..

    会是他么?他终于出现了?

    亚瑟迫不及待地想要迈步上前。

    等等!好像不是他....那个自称梅林的男人要更瘦一点,看上去也要更…忧郁些....

    果然,亚瑟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那男人在拉伸一下四肢后就带上耳机跑起了步。原来只是恰巧路过的跑步者。

    亚瑟嘲笑了一下自己又在胡思乱想后,忍不住从兜里掏出那枚徽章......

    徽章上的金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自己收藏着这徽章已经将近十一年了。也就是说,距离自己和梅林的相遇已经过去了十一年。在这期间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黑发的男人。但奇怪的是亚瑟一直没有忘记他,梅林的样子似乎被自己深深地刻在心上。纵使自己忘了无数人的脸,梅林哀伤的眼睛总是时不时出现在他的梦里,轻轻地呼唤着亚瑟的名字。

    ………

    葬礼的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个星期过去后,小亚瑟依旧会每天下午准时坐在院子的长椅上,期待着梅林会像那天一样出现和自己聊聊天。然而一天天过去了,亚瑟却一直等不到梅林的再度出现。有一次乌瑟问他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时,亚瑟一五一十把事情原委乖乖地告诉了父亲。乌瑟听了之后就严声禁止他继续这么做,因为他觉得梅林是个变态,甚至是个拐卖儿童的嫌疑犯。后来乌瑟还特意请了一名保姆,好让她在自己上班时照看着亚瑟.....但是亚瑟还是会提起他,有时也会趁着保姆不注意时偷偷坐在靠近院子的窗户前等梅林。乌瑟十载是没办法了,在一次休假期间他带亚瑟去看了医生。(其实一开始他是想报警的但觉得可能有点小题大做了,因为没人见过这样一个男人出现在乌瑟房子的周边。)亚瑟的日程表上“去接受治疗”这一项甚至维持了好一段时间。最后得到的答案是:梅林只是亚瑟想象出来的人物。母亲的离世对七岁的他来说打击太大了,所以他才想像出一个朋友来安慰自己。

    亚瑟没有把徽章告诉任何人,当然包括了自己的医生。他表面上接受了这个说法也开始表现“正常”,但唯有他自己知道,每次有与梅林身高年纪相仿的黑发男子经过他身边时,他的心都会漏跳半拍,然后再失望地回归正常。

    有的时候他也会怀疑梅林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存在,真的不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么?但只要拿起这威风十足的金龙徽章时他就会在心里暗骂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这么久都不让他们再见一面。

    这样一骂,就骂了十一年。

    亚瑟忽然觉得自己手上拿着的徽章变得异常沉重。他抿抿嘴,把徽章重新收回了兜里。

    说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那个叫梅林的男人。

    当晚亚瑟和高文等人一头扎进了当地的一间酒吧,以庆生为由喝了好几打啤酒,而亚瑟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在借酒浇愁…….

    他们踉踉跄跄地走出酒吧时已经凌晨了,他们用醉汉特有高昂的声音互相道别后,亚瑟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你问他为什么不坐出租车回去?这显然不是一位醉酒少年能回答的问题。

    走了一段路后亚瑟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他连忙扶住路边的栏杆“痛快”地吐了起来......可怜的清洁工人,我应该帮他们打扫干净的,起码要看上去不那么恶心。毫无思考能力的亚瑟一边计划着一边弯腰准备“收拾残局”。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迅速伸了过来,紧紧地扶住了往前倒的他。

    “谁?”亚瑟一个转身,警惕地想要挣脱那人的束缚,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然而眼前这个人却让他傻了眼.......

    “梅.....梅林?”

    他看见梅林正站在自己面前,似乎还有点生气的样子。

    “哪有人十八岁生日的第一天就喝成这样的!”

    怎么可能.....十一年未见的梅林此时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还在质问自己?而且岁月没在他脸上留下一点痕迹......What the h…….

    可惜亚瑟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两眼一黑晕倒了。

    梅林的....哦不….自己的胡子在上,他绝对不是故意用魔法让亚瑟晕倒的,他只是怕他下一秒会吐在自己身上,但其实只是他不想让亚瑟追问自己一直不出现的原因....


    第二天

    亚瑟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和自己像是被人痛击后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被宿醉折磨着的亚瑟足足用了好几分钟都没搞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转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还有他那宝贝徽章。

    梅林!昨晚那个是梅林!!

    亚瑟立马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出了自己的房间。瞬间的狂喜显然让宿醉带来的头疼变得不那么重要。

    梅林在哪?昨晚肯定是他送自己回来的!他在哪?他还有好多问题要问梅林,还有好多事想要和他分享!

    他搜遍了所有房间,还包括了屋外的院子。然而却没有梅林的踪影....

    “爸爸,昨晚是谁送我回来的?”

    亚瑟问正坐在饭桌前的乌瑟。

    “他说是你的朋友,一个黑发小伙子。和你小时候想象出来的朋友还挺像的。他把你扶进房间之后呆了一会就走了。”

    乌瑟并没有发现儿子变得惨白的脸,继续自顾自地端起他的茶杯,继续看报纸去了。

    亚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回房间并倒在床上的。

    他抓起那徽章,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上面那头金龙...

    等了十一年才再见他一面。

    

    然而梅林又再一次消失了.....


评论(2)
热度(37)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