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Passenger

                              (三)

【22岁】

    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

    亚瑟坐在咖啡店靠窗的沙发上,端着他最爱的卡布奇诺。说实话他有些不舍,这里的卡布奇诺是全英国最好喝的,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而坐在他对面的姐姐莫嘉娜无视了他的建议,居然只点了杯柠檬红茶!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说吧亚瑟。你是真的打算攻读硕士研究生这些的么?”莫嘉娜无视了弟弟的不满。

    “大概吧......我还想学多点知识.......”

    “亚瑟!”莫嘉娜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吓得亚瑟差点把咖啡泼出来。他疑惑地看着她。

    莫嘉娜轻轻地把她的柠檬红茶放在桌面,坐直了身子。“告诉我你是真心实意想要去学习的。”

    “当然了!”亚瑟觉得自己有点心虚....

    她同情地看着亚瑟,“你知道逃避是没用的。父亲的公司终将要交给你打理的。你是没办法一走了之的。”

    亚瑟没出声,于是莫嘉娜继续往下说。“就连我也免不了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爸爸培养了你那么久就是希望你能将他的事业继续做下去。你总不可能忍心白白浪费他一辈子的心血吧。”

    要不是莫嘉娜从小和亚瑟一起长大,她都没发现亚瑟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双眼空洞地坐在那里,原本紧握在手里的杯子此时已经被“一丝不苟”地放在了桌子上,他不停地抠着自己的指甲。这正是他焦虑时的动作,不哭不闹,就只是不停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亚瑟.......”莫嘉娜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她不是不心疼亚瑟,只是她更担心当父亲得知亚瑟不想经商的想法后会有什么反应。

    亚瑟沉默了很久,开口说话时甚至被自己声音中的颤抖吓到。

    “可我只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啊。”

    “我只想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当个农夫也无所谓。我…..我只是想过些简单的普通平凡生活啊…….”

    带着哭腔的语气让安静游荡在两人身边。莫嘉娜默默喝了口茶。

    “我也是.......”

    他们一直到离开咖啡店,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亚瑟想问莫嘉娜要不要去参加他们毕业前夕的活动,虽然只是几个好友聚在一起聊聊天喝喝酒。莫嘉娜摇摇头,不顾亚瑟的惊讶点起了一根烟。

    “你……..”

    “你压力大的时候抠指甲,我也有自己舒缓压力的办法。”

    “亚瑟....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她顿了顿,“不是每个人都生而自由的。”

    她甩了甩手,独自一人往酒店的方向走去。亚瑟盯着姐姐远去的背影。

    “那他还是个人么?”

    他摇了摇头,想将这个想法从他大脑中驱赶出去。然而这个自己提出的问题如逼近的鼓声,越演越烈。

    他咬了咬下唇,决定不去参加聚会,给好友发了短信通知后便往学校宿舍的方向走去。

    ………..

    宿舍的私人物品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一个个纸箱装着过去四年的回忆,即将被打包送走。亚瑟看着这个显得空荡荡的房间,心里百感交集.....

    他很想哭一场,但在他短暂的二十多年人生中,哭的次数寥寥无几。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个没有心的混蛋。但他现在真的只是想哭一场,把压抑已久的情绪全部释放出来。

    “那你比我坚强多了。”

    “No man is worth your tears!”

    “哭吧。哭出来会更好受些。”

    ……….

    等等,这段对话似曾相识啊!但却模糊得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只是这几句话莫名让他觉得有些委屈,宛如被巨石重重压着胸口。

    他耙了耙自己的金发。还是别太多愁善感了毕竟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当水流滑过他壮实的脊背时,他仍在努力地想要回忆起那模糊的对话…….

    晚上临睡时他仍“一无所获”,只是记起了是一位曾经自己很在乎的人。他闭上双眼,任由自己的意识像在棉花云间来回飘荡。

    即将坠入梦乡,处于朦胧之间,一条张翅在云间穿梭的龙凭空出现。金灿灿的光芒如雷电般劈进他的脑袋,躲藏在黑暗之中的回忆悉数被照亮……

    他一下子跑下了床,慌忙地在自己行李中搜寻着那徽章。他怎么能把这个给忘了!他怎么能把梅林给忘了!

    距离上次与梅林短促的会面已经又过去了四年。一开始亚瑟不断地自责自己怎么可以醉成这样,以至于浪费了一次与梅林清醒交谈的机会。后来亚瑟心里将矛头指向了梅林。为什么他总是匆匆跑进自己的生活,随意露个面说句话,就又匆匆离开。任凭亚瑟走遍天涯海角也找不到对方的身影,仿佛梅林不曾存在。再后来亚瑟便不再提起梅林,不再想起梅林,也不再把徽章随身携带。后来把它带来宿舍也只是无心之举………

    亚瑟手中握着徽章,失神地跌坐在自己的行李旁。岁月在徽章表面留下了痕迹,它不再如最初那般鲜艳,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的膜,无声地控诉着亚瑟无情遗忘了它的罪行。

    他静静地走着,回忆如今慢慢回归,滴滴聚成的浪潮将他淹没。梅林忧郁的灰蓝眸回来了,乌黑浓密的卷发和高挑瘦削的身材,全都回来了。巨大失望和难以言表的思念同时袭来,让他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干呕了几声。

    要是梅林在的话,他会安慰我么?他一定会的。

    亚瑟任由这想法啃咬着自己每一寸肌肤。

    后来,他蜷缩在地板上睡着了,手中紧紧抓住徽章不愿放手。


    …………


    亚瑟站在麦克风前,作为毕业学生代表,昂首挺胸地发表着鼓舞大家勇敢逐梦的演讲。阳光洒落在每一个人朝气蓬勃的脸上,特别是亚瑟的,耀眼得让人羞于直视。

    仿佛昨天对未来失去信心的不是他。

    他环视着场地里的每一个人,学生、家长和老师们,每个人都带着对未来的期待。唯独他,完全不想这一天的到来,不愿成为家族企业的附属品。他不禁在心中自嘲。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梦。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或想要家财万贯,或想名声大噪,也有人想要远离尘嚣的安稳生活。”

    他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看向坐在台下的父亲和姐姐。乌瑟的一脸期待让亚瑟有点心烦。他匆匆将视线转移。

    这时,他呆住了........

    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不再是虚影,而是真真切切地站着不远处的那棵树下,双手环胸地倚着树干。亚瑟的双眼变得有些湿润,他每次只会出现在自己人生里程碑的绝望时刻是吧?亚瑟对他笑了笑,用他最具魅力的那种笑来欢迎对方的到场,并希望他能看得清。

    还好,梅林笑着点了点头。

    亚瑟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酝酿良久才再次笑着抬起头。

    “Whatever,I hope you can live the dream.”

    台下掌声雷动。

    亚瑟下台后并没有加入毕业生们“鬼哭狼嚎”的“狂欢”,也没有去和父亲姐姐会面。他径直走向那棵树,和树下的梅林。

    “好久不见!”似乎是个很不错的开场白。

    “是啊,你都这么大了。”

    等等!这长辈式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倒是你!十多年了还是那么年轻!不过衣服倒是换了……”

    梅林不再穿着以前那套“奇装异服”,而是换上了一套讲究的西装。不得不说,穿在他人身上显得神清气爽的三件套在梅林身上却让他更像是游离世界之外的幽灵。

    梅林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比你想象中要老得多。”

    亚瑟有些不相信地挑了挑眉,稍稍侧头,在得到梅林的应允后领着他走向校园的林荫小径,远离那群正准备在草地上开party的毕业生们。

    “我很高兴你能来。”亚瑟回过头,慌忙地朝身后的梅林笑一笑,再迅速转头看向两旁的树。

    梅林没有接话,只是继续跟在他身后。

    亚瑟忽然停下了脚步,梅林一时刹不住差点撞在了他身上。两人距离极近,梅林发现亚瑟也是比自己矮了一点,就像那个亚瑟,他的亚瑟那样。

    亚瑟猛地回头,直直地看进梅林的眼睛里。如果他是梅林,他一定会很惊讶,自己何时拥有了如此悲伤的双眼。

    “为什么你一直不出现?”为什么每次都让我那么想念你,以至于都快忘了你,然后又忘记你只是一个过路人。

    梅林当然不愿意说起这其中的缘由,时机还未到。“对不起……我也不想的......我以后会好好跟你解释的。”

    亚瑟怔住了。他没想到梅林会道歉,还说到了“以后”。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即使他渴望得到答案,但梅林不愿说他就不会强迫他。

    “好吧,总有一天你要给我个理由。”

    亚瑟特意放慢了脚步,好让梅林与他并肩同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直到梅林指着路边的长椅表示自己要休息一下。

    “所以......是什么困扰着你?”

    “什么?困扰......?没有啊!”

    “你骗不到我的。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梅林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亚瑟知道他是认真的。

    最近是怎么了?自己的心思总是被人看穿......

    亚瑟叹了口气。也许自己需要和人倾诉一下。正巧他仍如七岁那年相信着梅林。

    他把自己的境况全数告诉了梅林,包括自己从小到大对从商和管理的抗拒,自己逃避的选择以及埋藏心底真正想要的生活。梅林自此之终都没有打断他,更不像他的一些朋友那样嘲笑他这个富家公子幼稚的想法并提醒他金钱的重要性和现实的残酷,他只是安静地听着,时不时抿紧的双唇代表他正用心思考。

    亚瑟说完后,居然觉得心情轻松了不少。他偷瞄着梅林,有些期待这个神秘的男人会说出什么与众不同的建议。

    “你记得自己演讲的最后一句话么?”

    “嗯?”

    “Live the dream.”

    亚瑟侧头看着身边的梅林,微微张着嘴。

    梅林没有理会亚瑟,他依旧目视前方,停顿了很久才开口说话。

    “I…..I don’t want you to change…..I want you to always to you.”

    Be me…….“可我还不确定自己究竟是什么人…..”

    梅林微笑着看向亚瑟,趁对方还呆呆看着自己的时候伸手揉乱了他的金发,引来了亚瑟的抱怨。

    “不用急.......你还有大把时间,慢慢弄清楚吧。”

    他们相视而笑。


    …………


    他们并肩走着,宛如相识多年的亲密好友,甚至更进一步的关系。

    刚回到毕业典礼场地,亚瑟就被亢奋的好友们团团围住。梅林则站在一旁,微笑着看他们打闹。

    亚瑟终于把他们打发走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向梅林。

    梅林似乎不太介意,只是告诉亚瑟,他该走了。

    “要走了?这么快?”亚瑟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腕。等到反应过来后干咳一声,放开了梅林的手。

    梅林点了点头,示意亚瑟看向身后。乌瑟和莫嘉娜正往他们这边走来…….

    亚瑟叹了口气,“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梅林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当他看到对方垂下了金色的小脑袋后,安抚似地拍了拍亚瑟的肩膀。

    “Remember. Live the dream.”

    梅林看到他的蓝眸闪烁着昔日的光彩和活力,也再次露出那迷人的笑。他确信自己是做了正确的事情。

    “I’ll be back.”

    亚瑟郑重地点了点头。

    “I promise.”





评论(10)
热度(30)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