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蚊-

他们再度相遇-相知-相爱.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

Passenger

                             (四)

【27岁】

    亚瑟站在这栋位于郊区的小别墅前。

    从今往后这就是我的新家了。

    他提着行李,微笑着走了进去。

    屋子里还没完全布置整齐,但仍能看出与他之前那套公寓的装修风格很不一致。那套公寓北欧风格的装修总让他觉得自己如局外人般的冷漠,而如今这套房子截然不同,让他感觉像是真正的一个家。

    生活即将重新启航。他一下子摔进柔软的被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沉沉睡去。

    5年前,大学毕业的那天,与梅林告别后他转头就向父亲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和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不料乌瑟听了后竟气得病倒。亚瑟不忍心让他的病情因自己的“任性”而加重,只好答应继承家业这一要求。虽然他还是选择去读研,不过学的不是自己喜欢的艺术,而是商科。学成归来他按计划去家里的集团工作。乌瑟并没有因此放过他,甚至把格温介绍给他,说他俩的联姻会帮助集团的进一步发展。他乖乖答应了。

    亚瑟宛如一个扯线木偶,一切按照他人的安排浑浑噩噩过活。乌瑟的身体已经好转,但亚瑟的精神状况却越发糟糕。

    很快,他和格温订婚了。

    在订婚派对上,格温喝了很多酒。亚瑟送她回家后她忽然抓住亚瑟的衣领哭个不停。亚瑟一下子慌了神,赶紧抱住她来安抚她的情绪。

    过了很久她才抬起头,用他哭得红肿的双眼看着亚瑟。

    “你并不爱我,对吧。”

    不是问句,而是语气平淡的陈述句。亚瑟抱住她的双手变得僵硬。他惊恐地看着怀中的女孩,“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我都知道的......你一直心不在焉......有的时候还会盯着手中的徽章发呆。”

    “不是这样的....你想多了。”

    “没事的亚瑟。”女孩的手搭上了他的肩,“我们这一切都只是家族的安排。所谓的牺牲小我,实现家族的崛起,是吧。”

    他们同时苦笑了一下啊。

    “我能和你坦白一些事情么?”格温的眼睛像被点燃的火炬,一下子被点亮了。这是亚瑟与她交往的过程中很少出现的状况。她总是很安静内敛,仿佛身边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这一点倒有点像梅林,那个神秘的梅林。

    亚瑟郑重地点了点头。

    格温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开始讲自己深埋心底的秘密一股脑地倒出来。亚瑟了解到她深爱的其实是她大学的同学兰斯洛特,被安排与亚瑟约会前几天他被派往美国工作,在登机前他对她说自己会一直等她。

    “那你呢亚瑟?别装了。你心中的那个是谁?”格温擦干眼泪问他。

    怎么自己总是被人看穿。就这这未婚妻爱的不是自己,亚瑟本该生气,甚至暴跳如雷的,但他做不到。他和格温一样,爱的不是对方。

    “亚瑟?”

    亚瑟把沉浸在黑卷发男人温柔中的思绪收回,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我想……是个男人吧。”

    这是亚瑟第一次亲口承认自己对梅林的感情,尽管那么多年过去了。

    格温听了之后,夸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嘴。虽然她觉得亚瑟心有所属,但没想到居然还是个男人!天啊她差点成为同妻了么!?

    “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以前还有男朋友的......”

    “啊他不是我男朋友。”如果是就好了,“只是一个时不时出现在我生活中的男人。”

    格温同情地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就这样在沉默中度过了一晚上,但始终找不到解决方案。如今两人已经得知对方的真实想法,要还想要维持原本的关系就有点不近人情了,毕竟他俩都是为了改变现状才说出心中的秘密的。

    直到远方的地平线放白,万丈光芒开始回归,他们仍被沉默包围。

    “Live the dream.”

    格温被亚瑟低沉的嗓音吓了一跳,认真思考完他的话后,露出了甜甜的笑。

    “And fuck the rest.”

    初升的太阳照进房间,照耀在他们身上,像是上天赋予他们重新开始的权利和给予祝福。

    ……………

    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按他们预料中的发展下去。格温和家里人摊牌后坐上前往美国的飞机。而亚瑟则以此为理由,说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来缓一下,辞去工作后在郊区买了这栋小别墅。

    他和格温在机场告别时,深色皮肤的女孩踮起脚给他了个大大的怀抱。

    “我希望你们能早日重逢。”

     亚瑟扯出一个心酸的笑,轻吻了她的脸颊。

    ……………

    然后他们就相见了。

    他瞪大眼睛盯着梅林站在花园的栅栏外,笑着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亚瑟边问边往外走。该死,自己听到门铃就匆匆跑了出来。刚睡醒的金发还是乱糟糟的,实在不是是什么见心上人的最佳装束。

    “秘密。”梅林的食指轻触他诱人的厚唇。

    如果自己的新生活里有梅林的存在。每天清晨都能轻啄这唇,开启完美一天的话该多好。

    亚瑟忽然怔住。

    天啊自己怎么能有这么下流的想法!自己对梅林一无所知就已经打算和他睡在一起了?这样的乱想实在不像一个27岁成年男人该有的做派。

    梅林仿佛能看穿自己的小心思。他差点忘了来人可是会“读心术”的呀!“潘德拉贡家的小少爷是不打算邀请我进屋喝口热茶了么?”

    亚瑟笑着开门,领梅林进屋。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又过了五年了。我不应该贸然带你回家的。说不定你是什么变态杀手呢!”

    “就算我是变态,我也对你这种菜头不感兴趣。”梅林四处张望,并没有迎上亚瑟热烈如灼的眼神。

    “菜头?”他发现梅林听到自己重复了这个词后露出了一丝惊慌,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亚瑟溜进厨房烧水。当热气腾腾的水被倒进茶杯里,白雾萦绕在他身旁时,他深呼吸了一口。

    “真奇怪啊,为什么我一直忘不了你呢?”

    他端着两个马克杯走出来,故作淡定地问。

    “可能是我长得很奇怪,穿着又奇怪吧。”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梅林穿着的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套衣服,丑丑的口水兜在他脖子上成为绝美的风景。天啊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20年了吧!等等.......20年???

    亚瑟仔细端详着梅林,企图在对方身上找到岁月的痕迹,以证明20年的光阴飞逝。然而他失败了.....梅林还是和20年前一模一样!这不可能!

    “嘿!杯子里的茶都要洒出来了!”梅林走向亚瑟,伸手想接过他手中的马克杯。

    谁知道亚瑟往后一躲。

    “怎么了?”梅林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没有变老?一点也没有变?!”

    果然换来梅林的沉默。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亚瑟不想他继续隐瞒着自己些事情,他必须知道最后真相!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每天起床都会看着徽章发呆,祈祷自己能发生些事情让自己见到梅林。他认为自己知道真相后梅林就会留下来,再也不会一下子消失。

    过了很久,梅林才开口说话。“如果你想知道……我们还是.....我觉得还是先坐下来再说吧。”

    亚瑟看着他一副好像打算英勇就义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内心还是多了一丝不安。

    他和梅林分别坐在两张沙发上。梅林的手紧握着杯子,仿佛要将它捏碎。他紧贴着沙发边缘,想从中得到一些安全感。

    “说吧。”

    他听见梅林喝了口茶,然后轻叹了一声。

    “亚瑟......你相信时空旅行么?”

    “你是说.......你来自未来?”亚瑟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

    “为什么不能是来自远古的 幽灵呢?”梅林微笑着,“很可惜我都不是。”

    亚瑟悬在半空的心缓缓下落。刚准备开个玩笑时,梅林不含一丝玩味的声音就飘进他的耳朵。

    “我来自另一个宇宙。”

    “What????”现在亚瑟觉得自己的脑内世界要爆炸了。

    梅林想了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天啊我该问你相不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的。”

    “可…..可这不是出现在科幻片里的情节么!?”

    “亚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宇宙浩瀚无边,别太死板了。”

    时间仿佛凝结在这一刻。亚瑟重重地呼吸着,企图消化着脑海中这毁了他世界观的概念。而梅林也不急着往下讲,他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茶,想以此缓解内心的紧张。要是亚瑟接受不了怎么办?

    “我是梅林,梅林·艾莫瑞斯。”梅林犹豫着要不要说出下一句。算了,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是个法师。”

    “什么???!!法......法师??STOP!!!!!等等!”亚瑟激动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茶洒了一地但他视而不见,“你的意思是......你会魔法?”

梅林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我需要些新鲜空气。”

    说完他就往院子里走去。梅林动了一下,想要去挽留一下他,但还是忍住了。这种时候还是让他自己冷静一下吧………

    直到梅林没办法用小口喝茶这动作来消磨时间。泼洒在地上的茶水不再冒着热气时,亚瑟才慢慢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也没有百分百接受,但我还是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情。”他红着脸说。

    梅林的眼中闪过希望的光芒,不再是一潭死水。

    亚瑟坐在了梅林身旁,两个人分享着同一张沙发。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是个法师,我会魔法......我一直……辅佐着亚瑟王。”

    “亚瑟王?”

    “你们没有关于亚瑟王的传说么?”

    看到对方摇了摇头,梅林感觉到有点挫败感,“好吧......他是一个伟大的国王。陪在他身边助他成王……就是我的宿命。直到那一天……”

    亚瑟发现梅林的身体在剧烈颤抖,仿佛正在经历着无法承受的痛苦。他抚上了梅林的背,就像梅林曾经安慰他那样。对方的背部肌肉猛然收缩,不过很快就完全放松了下来,颤抖也慢慢平缓下来。

    “直到他的最后一战,剑栏大战。从此我开始流浪,无依无靠地流浪在那个世界.....”

    “你……你今年多大?”

    “大概.....一千多岁吧…….”

     亚瑟有点后悔了,不该问这个问题的。表面二十多岁的梅林实际上已经一千多岁了?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刺激的一天。”

    “那你一定很爱他。”

    梅林惊恐地看着亚瑟,极力想要解释。

    “那我.....一定是他的替代品。”

    “不是的!”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住了亚瑟的手腕。等到反应过来后,梅林红着脸想要松手,谁知却被亚瑟紧紧地握住。亚瑟没有看他,只是别过头......

    “我独自一人流浪了许久,总是希望可以拥有新的生活……不是说我忘了亚瑟....亚瑟王......我只是想重新开始……拥有新的人生........重新了解到什么是爱....”

    “但一直没办法付诸行动......大多回忆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呼吸着熟悉却又截然不同的空气……那个世界承载着我太多痛苦了….我一直无法摆脱梦魇的纠缠。直到我遇到一个神秘的男人,他宛如天神的替身,他教我如何用自己的魔法和永生的能量去到不同的时空,甚至平行宇宙……”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我就遇到了一个金发小男孩,又是叫亚瑟,还和他极其相似。可他还只是个孩子,一个极度悲伤的孩子……”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亚瑟。不料对方也在凝视着他,海水蓝宝石般的双眼底下流动着说不清的情愫,同情,感激和爱?

     梅林看得入了迷,直到对方追问“然后呢”才继续往下讲。

    “我能停留的时间不长。因为一些时空结构的不稳定,和自身能量转换的不熟练,所以还处于试航阶段。等到第二次回来,我才发现金发小亚瑟已经18岁了,还在自己刚成年时就喝了个烂醉。

    亚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迫不及待地开展第三次航行。直到听见台上那个毕业生代表,跟曾经的亚瑟长得一模一样的亚瑟,说出那句live the dream时我就知道我已经找到新生活的港湾了。”

    “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脾性也相似。我从一个宇宙穿越到另一个宇宙,爱上的还是亚瑟,不是亚瑟王,就只是这个宇宙的亚瑟,这个宇宙的你…….这就是他妈的命运啊!”

     亚瑟看见有泪水滑过梅林的脸颊,他赶紧用手轻轻拭去,并将梅林揉进了自己怀里。

    “嗯,我知道。”

    …………….

    当天晚上他们睡在了一起。经历了二十年,终于可以共度一个夜晚了。尽管亚瑟还有很多问题想问梅林,但他忍住了。梅林还在他身边,那就足够了。

    亚瑟将鼻子埋进梅林柔软的黑发中,尽情地享受着属于梅林的味道。梅林靠着亚瑟的胸膛发出了舒服的轻哼声。

    他们交换了无数个吻,不着急着进行下一步,因为他们知道未来还有无数个夜晚供他们欢爱。

    此时此刻,他们只需把思念和爱融入一个又一个吻就行了。

    他们终于气喘吁吁地分开后,亚瑟问梅林什么时候要走。梅林沉默了一会儿,更加贴近对方的身体,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扫过亚瑟的薄唇,“也许明天一早吧,不过我想我已经找到永远留在这里的办法了。下一次回来,就是我们新生活的开端。”

    “我觉得新生活已经开始了。”亚瑟低头看着梅林,再一次吻了下去.......

    他们牵着手共度了一整晚。当亚瑟再次睁开双眼时,身旁的凹陷已不在,床单也变得冰凉,完全没了梅林的体温。还好的是梅林的体香还残留在枕头上面。

    亚瑟一点都不觉得失望,或者为无边的等待感到绝望。因为他听到了梅林在晨曦中低头在他耳边的低语。

    “我爱你…..”他说。


    所以我等你。



评论(12)
热度(21)
© 五蚊- | Powered by LOFTER